一個月以前,我看著日劇《深夜食堂》中的主角廚師大叔,俐落的煎出金黃蛋捲和可愛的章魚熱狗,當下流口水又巴肚么的同時,也暗暗許下要是找到新落腳處,就要用這個組合來慶祝的願望。2011/5/17的這天,我搬到新家滿月了,也實現一個月前的小心願,唯一不同的是原本以為的滿心歡喜,卻是混雜著眼淚和苦澀。  

深夜食堂01.jpg

《深夜食堂》主要講述是一間在晚間10點開業到清晨7點的小食堂,只要是老闆有食材的話,客人可以任意的點想吃的菜,有別於某些強調料理很神奇、一吃嘴巴會發光、或是有龍飛出來那樣的劇情,《深夜食堂》中的料理反倒是一種陪伴的角色,在臉上有著刀疤、貌似歷經大風大浪的老闆他巧手之下,每一道樸實的餐點,都是量身訂作為食堂的客人所特製

深夜食堂02.jpg  

話不多的老闆總會在恰當的時機端上客人需要的料理,然後默默的回到廚房備餐,讓客人靜靜的從很常民的料理得到一點元氣。大概就是因為這種平易近人的特質,很多受挫、受傷的客人總是會忍不住的聚集或是再度回到深夜食堂,畢竟夜色太深的黑夜,就算是陌生人的燈火,也格外溫暖。

受到莫名不實指責的這天,除了因為震驚而有點發抖的身體之外,腦袋的思緒卻是格外清晰。職場上接二連三的打擊,我已經漸漸麻木,而且也體認沒有人可以幫上忙,只有靠自己練習忍耐、保持正面態度去處理。所以我還是按照好幾天前就想好的計畫,拉著有點沉的腳步往附近的超商採買必要的食材。

在這麼多的混亂以及不可控中,我希望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世界中,好好的實行,這樣或許可以證明我也還是有能力、有點甚麼。

 

料理跟心情還是有所牽連的,原本擅長的蛋捲,在過多比例的柴魚醬油中變成了褐色,電磁爐火不夠熱的狀態下也讓蛋捲成了碎蛋片。原本想用芝麻再多做妝點的小熱狗也僅是切花再入鍋煎熟罷了。蛋皮與小章魚在我努力的橋位置之下,還是看起來零零散散,就連很得我心的鮮脆蘿美心都變得很不吸引人。嚐了幾口帶有柴魚香的蛋片、再咬一咬熱狗丁,味道差強人意,但我知道要是心情好來做菜的話,會是很不一樣的光景。咖0404.jpg

 

 

 

不過也慶幸自己真得實現了當初的心願,站在只剩下廚房燈光的房間中,放空大腦聽著平底鍋內的熱油滋滋啪啦作響,心情越來越平靜了。想一想,料理真的是有某種療癒效果吧,不管是在製作、或是分享出去還是享受的過程中,我們都可以從中得到一種歸屬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天的低氣壓在朋友的溫暖來點下,解除的很快。也當作是一門寶貴的厚黑學,了解很多人事物,沒有對錯,僅是適不適合罷了。這週末,再重新來一個完美的和風套餐吧!算是對《深夜食堂》的自己還有熟男老闆一個交代

 

深夜食堂圖片取自日本官網:http://www.meshiya.tv/

 

   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k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